ESG有多重要?AIGCC主席程淑芬:不只关乎投资,更可能危及国安

“ESG没做好,最严重可能将危及国安!”AIGCC(Asia Investor Group on Climate Change,亚洲投资人气候变迁联盟)主席程淑芬指出,注重环境永续、社会责任与公司治理的ESG原则,已成全球风潮。

她预言,许多以代工为主的台湾业者,若无法符合品牌商对ESG的要求,很可能被拔掉整串供应链,进而祸延所有利害关系人。一旦牵连规模太大,骨牌效应下,连带让GDP掉下来,甚至升级为国安问题。

近年在各大国际气候倡议行动中,都可见程淑芬的身影。去年9月,她获得“亚洲顶尖永续超级女性”(Asia’s Top Sustainability Superwomen)殊荣,而她出任AIGCC主席时所做的努力,更为人称道。

因为她,台湾成为AIGCC的一员

2016年成立的AIGCC乃隶属在澳纽发起的“投资人气候变迁联盟”(IGCC)之下,当初是程淑芬主动接触,台湾才有机会加入,而国泰金控是唯一加入AIGCC的台湾成员。

与程淑芬并肩作战、去年底来台的AIGCC总监莱特(Rebecca Mikula-Wright)指出,AIGCC的任务,主要是提升亚洲资产管理者、金融机构对于气候变迁的风险意识,并尽可能在此找到机会,如低碳投资。

在程淑芬的带领下,AIGCC启动许多企业议合(engagement)的活动,例如说服企业回应“气候行动100+”(Climate Action 100+, CA 100+)、全球投资机构向联合国气候峰会倡议的“全球投资人声明(Global Investor Statement)”等,都是国际著名的气候倡议。

而身兼国泰金控投资长的她,也号召集团资源推倡ESG价值。

自2017年起,国泰金控每年举办“气候变迁论坛”,还曾经邀请前美国副总统、环保倡议者高尔来演讲。

会议重点之一,就是揭露碳排放足迹,鼓励企业回复CDP(碳揭露倡议)问卷;另方面,则导入“碳定价”及气候变迁情境仿真等概念,企业可依TCFD(气候变迁财务冲击揭露框架),来揭露气候相关财务冲击与成本。

不过,议合该怎么做?如何才能推动企业走向永续之路?

图/国泰投资长、AIGCC主席程淑芬邀请更多企业加入爱地球的行列,多揭露ESG信息与永续性报告。。池孟谕摄

如何说服企业纳入ESG?

“就去影响最关键的人,一直说,说到他懂!”对于企业议合,曾有“外资天后”美誉的程淑芬发挥当年第一名产业分析师的拚劲,一锁定目标,就直攻董事会核心,务必说服企业将ESG纳入企业蓝图。在每一次国泰举办的气候变迁论坛中,她也鼓励在场主导CSR、ESG策略的主管与执行者,“要勇敢和老板约时间,好好聊一聊,因为公司的未来掌握在你们手里!”

莱特的议合经验也很丰富。去年底接受专访时,曾指出她拜访企业最重视碳治理,总是追问三个问题,包括:董事会是否落实碳治理?商业模式是否能回应“巴黎气候协定”的目标?企业是否充分揭露因气候变迁而来的风险与机会?

其实,这也是机构投资人最关心的几大面向。

目前,台湾约130家企业参加CDP倡议;台湾签署加入TCFD的企业则有20家;气候行动100+议合对象的台厂,也有三家:台塑化、中钢与鸿海。

“做好揭露,企业营运才能反映真实价值,也才有与国际、与投资人对话的基础!”程淑芬指出,诸如碳排放等ESG信息揭露之后,才有办法量化,企业可借此检视营运策略、补足风险缺口。

的确,ESG正在决定企业的明天竞争力。程淑芬举例,像是笔电大厂“华硕”从相关揭露中发现碳排放的最大来源是制造端,第二大就是消费端,未来若产品不符合碳排放减量标准,根本连上架都不可能。

因此,自2011年起,华硕就要求旗下产品都要符合全球最严格的能源效率计划(Energy Star Program),以2018年销售的新型笔记本电脑来说,其能源消耗平均表现优于标准29%。

用ESG与年轻世代接轨

而企业之所以要领先于市场期待,也是因为年轻世代的ESG意识正在快步向前。

程淑芬表示,若一家工厂因污染被围堵,却不思考如何改善环境,一味想要比照过去、拿回馈金作为补偿,就会踢到铁板,“因为年轻世代已经不接受贿赂、不吃回馈金这一套了!”

而新世代的投资人,也正把ESG纳入投资决策,不符合永续原则,就会被踢出投资名单。

像是去年底,台大接受台大学生会与台大气候行动社发起的倡议,宣布台大校务基金撤除4.32亿元的高碳排、高污染的产业投资,成为亚洲第一个撤资石化燃料产业的大学。

全球大型退休基金也纷纷将ESG纳入投资决策因子,例如挪威主权财富基金,以及全球最大退休基金──日本政府退休基金(GPIF)。

程淑芬观察,GPIF的投资长水野弘道不仅采长期投资观点,也对ESG价值很坚持,那些未做到碳治理、不揭露碳信息的企业,无法再获得GPIF注资。

“不过,ESG从来不保证股价!”程淑芬澄清,ESG做得好的企业,不见得就会赚得比较多,投资人对此不应有过高期待。只是,企业营运若能回应、落实ESG守则,就会是体质较好、有能力因应未来挑战的公司,可有效降低投资风险。

ESG很重要,但很多企业因为不了解,怯于踏出第一步。对此,程淑芬建议,企业可以边做边承诺,进步之后、再承诺更多,以此形成良性循环。

“最重要是搞清楚为什么要做,‘自己想做’和‘被逼著做’两者的效益,相差几百倍!”

“不要以为ESG是大企业才玩得起的事情!”程淑芬点名,中小企业因为谈判筹码较低、是供应链当中的弱势,是最迫切需要做好ESG的族群,要不然一旦被品牌商淘汰,就后悔莫及!

大学念台大大气科学系、对全球环境与气候变迁有深刻观察,程淑芬愈来愈忧心。

她指出,作为全球重要的科技聚落与代工大咖,台厂的ESG意识与公司治理算是跑在全球前段班,但仍需要跨部会合作、公私协力,才有机会把日益迫切的气候挑战转为生存契机。

本文由:雷火app 提供